silver

校园日记2

“讲真,我觉得她们喜欢你不是因为你篮球打得好,而是因为你长得好看恰好又会打篮球。”听完闹剧的前因后果,吴邪总结道。

“为什么两件好事加起来会变成坏事啊?”解雨臣咬唇。

“嗯?异性缘好难道是坏事吗?兄弟,你的想法很危险。”吴邪震惊,手一松,手机啪地一声砸在脸上,痛得他龇牙咧嘴。

“我不是这个意思,”解雨臣浓密的睫毛轻轻闪动,如小憩的蝴蝶,“只是我会喜欢的人,必然不会做这种随大流的事。这些人怕是会挡了她的路。”

吴邪默默地看着他。

“怎么?”

“说得好像你真遇到过喜欢的人一样。”吴邪伸手一拍他的肩膀。“该睡了。你看看那两个同学,恐怕都开始做梦了。你拖着我聊了那么久,进宿舍的时候别人都睡了,你还要磨磨唧唧。明天可要军训了!”

解雨臣点头,关了小夜灯躺下,却毫无睡意。他翻了个身:“吴邪,你说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吴邪含糊的应声:“我也不知道。我要睡觉。”

“……你把手机关了再说。”

第二天早上。

吴邪端详着解雨臣,预感他一定会被再次围堵。

军训制服这种粗制滥造、松松垮垮的装束,本来就是为了抹杀所有的身材与颜值优势,让大家难看得很统一,从而达到团结集体、“众生平等”的效果。

然而解雨臣只要露出脸——标准的古典美人脸,即使他自己不愿承认,“男生女相”也是事实——衣服再丑也没用了。他衣着得体是美少年,不得体是衣品差的美少年,衣衫褴褛是落魄的美少年。总之,装扮只是那个无关紧要的定语,主语“他”的颜值无可置疑。

好在操场上教官和老师们都已到齐。虽然解雨臣的出现引起了一波骚动,总算没有迷妹来访高一六班。而本班的女同学碍于不怒自威的班主任压阵,也没敢“造次”。

解雨臣十分感动,觉得班主任认真负责,心生敬意。

半小时后。

教官宣布:“原地休息!”满操场的新生松了一口气,横七竖八软了一地。

班主任:“高一六班,全体起立,绕操场跑步三圈!”

瘫倒的同学们有气无力地表示抗议。一个女生细声道:“老师,女孩子体力不好,我能不能不跑?”

女生们顺势纷纷捏起嗓子,娇声嗲气地哀求。班主任沉吟片刻。

“高一六班全体男生起立,跑步三圈!”

而这,仅仅是个开始。

冲到第十圈时,体能满分的解雨臣同学对班主任的好感烟消云散。跑道外女生们眼神里的怜悯越来越深刻。

操场外。

“黑爷今天怎么想来操场了?是看上了哪个小姑娘?我可提醒你一句,再好看的小姑娘,晒上七天~啧啧~”女孩穿短款衬衣,露出一段粉白的纤腰,肚脐旁文着黑色玫瑰。她扬着尖俏的下巴,涂得嫣红的唇角挂着半是试探半是戏谑的笑意。

齐墨压压帽檐,自己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在日晒这么强烈的时候出门。他礼貌性地把太阳伞往女孩头顶侧了些,另一只手随意地搭在她腰间。

“昨天碰见新校草,借他钱买了饮料。你帮我把这个还给他吧。”一杯冰镇原味奶茶,贴着龙飞凤舞签了一个“齐”字的纯白便笺。

“难得黑爷用这么素的东西。”原来是个毛头小子,女孩顿时安心。“放心,一定送到。黑爷怕阳光就别久留了。”

齐墨颔首,递过伞,瞥了一眼跑道上的解雨臣。

他白皙的面庞弥漫着潮红,微醺的颜色,像云彩被晚霞浸染。汗湿的眉与睫更显得浓黑如夜,略失焦的目光雾气一般从中氤氲而出。

小美人。

齐墨勾唇,在被人注意到之前转身离开。

评论(1)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