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青丝(舟渡)

费渡的发质极好,触手柔软,比……骆一锅油光水滑的毛手感还好。

至少骆闻舟是这么觉得的。他喜欢费渡伏在他胸口,轻轻蹭他的锁骨,他伸手有意无意地揉着费渡毛茸茸的脑袋。

连梦都很温软。

于是费渡默默的很久没理发。

因为童年阴影,他对此并不感冒,只能理解为骆闻舟不甘心留警局统一的板寸。

再说,头发越长越难打理。

“师兄。”费渡从镜子前扭过头。

“嗯?”骆闻舟半梦半醒应道。

“帮我梳一下头。”本来也不想麻烦“觉皇”大人,但是头发打结梳起来实在太不方便。

骆闻舟迷迷糊糊地上前拿起梳子,落在费渡头上的动作却慎重而轻柔。一下一下,费渡头上和心里不服帖的毛躁小卷儿慢慢平复,化作绕指柔。

骆闻舟低头埋在费渡发间,闷骚的香味让他的呼吸一滞,忍不住也蹭了蹭,双手环上他的腰。

耳鬓厮磨间,费渡喃喃:“师兄……”

骆闻舟加重了力道:“嗯?”

“头发又乱了,重梳。”

(只有尾气没有车)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