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校园日记3

“小……解雨臣,你怎么还在玩手机?”网虫吴邪同学放下手机,注意到熄灯的寝室里还有一点亮光,映着解雨臣若有所思的脸。

“八成是小解的哪个迷妹成功吸引了他的注意力吧!哎小解,胖爷我可提醒你一声啊,现在的姑娘都奔放着呢,把握好尺度,啊?”粗犷的声音,结尾处的一点暧昧却丝毫没被接收。

“胖子你少说两句,解雨臣像是那种人吗?快睡吧,你睡不安稳又该打呼噜了,连累我也睡不好。”

“不是我,”胖子面不改色地往旁边一指,“是张小哥。”

吴邪顺着他的手扫了一眼,微光中那人的轮廓显得分外柔和。他挑起一边眉毛:“那他今天怎么没打呼噜?你别逗我了。”

胖子栽赃失败,也不气恼,拿被子一蒙头就睡了,呼噜声果然小了些。

吴邪看解雨臣还没有要睡的意思,只好发了条消息给他:“怎么了?胖子说中了?给你三秒,不关手机我就扑过去看个究竟了。”发送的一瞬间,他莫名地兴奋起来,摆好架势,紧盯着解雨臣。

只见解雨臣面无表情地把手机往床头柜上一扔,背对着他躺下了。吴邪默默失望了几秒,放弃思考选择与周公相会。

“八一八我校浪子齐墨——女友最长两月一换”
“黑爷不喜欢阳光——是昼伏夜出还是爱好见不得光?”
“实拍黑爷与新女友刷夜——女方痴缠,男方以退为进”

解雨臣抱着双肩蜷缩成一团,使劲想闭上眼。他突然觉得那杯微甜的奶茶在胃里翻江倒海,想吐。

……为什么?他不过是带了一次路,请了一杯奶茶,他是什么人和你又有什么关系?他和你又有什么关系?解雨臣你想太多了!

等等,你想什么呢?

解雨臣霍然掀开被子坐得笔直,无声地大口喘息。

第二天,眼眶下一片青黑的解雨臣冷淡而不失礼貌地拒绝了第二杯奶茶,以及来自其他人的其他东西。

其他东西被拒绝之后会乖乖原路返回,毕竟也没有人指望拼命躲避迷妹的他会心安理得收礼物。但这个“没有人”,并不包括行动力和心理素质都令人发指的齐墨同学。

所以当解雨臣拖着两天累积跑了近万米的疲惫身躯挪出操场时,迎接他的是笑容依旧的齐墨。

“夕阳下的少年”已经是个很老的梗了。尽管如此,解雨臣眼中金色轮廓的齐墨还是不可避免地像个落入凡尘的天使。

和解雨臣一样,齐墨讨女孩子喜欢也与一张脸脱不了关系。只是解雨臣柔和秀气,望之使人心安;齐墨的外表则富有侵略性,稍有脾气的人很容易看他不爽,可是,既是侵略,心神不够坚定就会沦陷,进而久久不能忘怀。像一棵藤蔓植物张牙舞爪长在心上。

解雨臣为自己一瞬间的心软找了个借口:遇见和自己在颜值上势均力敌的人不容易。

他保持一张冷脸:“学长你好。”

“今天怎么没喝我的奶茶?这么热的天,又要跑步,真是让人心疼。”齐墨自然地凑近。

解雨臣不动声色后退一步:“学长,我只想安静上学,不想玩别的。学长要是实在想找新的小伙伴,就别在我身上白费力气了。”

“花在你身上怎么能叫白费?”齐墨从容向前两步。他比解雨臣略高,微微低头,目光灼灼地探进对方眼里。

解雨臣只觉得他靠得太近,呼吸可闻,熟悉的微甜的奶茶味如一团云雾笼罩。他一滞,强撑着说了句:“学长没别的事我就告辞了。”拔腿就跑,几乎忘了透支的体力。

齐墨也不便追,站在原地回味男孩身上奇异的清香。突然苦笑:等等,那小子以为我想带他干什么?

寝室熄灯后。

“小花你睡吧,马上要查寝了,”吴邪想着自己一个手机奴现在居然要天天劝好学生解雨臣睡觉,心里一阵发苦。“那道题不会做就不会做吧,老师不过是怕军训让人脑子闲了,给我们个心理准备而已,不是强迫你熬夜!”

“不好。你不是说张小哥入学考试全校第一吗?你能不能把他叫醒给我讲讲?”

“我拒绝。小哥不爱说话,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白天问个题也就算了,他睡觉那么安静,我怎么敢吵?我们学校不是有个论坛吗?你要不要查一查做题比较厉害的学长学姐?他们刷题,这个点应该还没睡。”吴邪脱口而出,又一拍脑袋:我在干什么?我不是要劝他睡觉吗?

“好主意。”解雨臣打字如飞,却在看到结果的一刹那手一滑,差点没拿住手机。

吴邪好奇,伸过头来看。

高二十八班齐墨,榜首。夜猫子属性,经常深夜为同学们义务解答数学题,且作为数学常年拿满分的高手,答案保证靠谱,受到同学们的广泛好评。

吴邪噗嗤一笑,玩味地看解雨臣:“认怂吗?”

“……吴邪你有没有留他的QQ号?”

“他不是留给我俩的吗?”

“……我不小心删了……”

吴邪看着从小全面碾压自己的高傲发小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爽得困意全无。

“哟,解雨臣同学还没睡?不是怕我带你玩别的吗?”

“……学长我错了……”

“好吧快点发题目吧,早点讲完早点睡。”

齐墨没有辜负他收过的好评。解雨臣听完题,忍不住问:“学长……究竟是怎么学数学的?”

为什么这么浪还能这么厉害?

“那你别删我啊,我带你学数学好不好?不收好处,倒贴奶茶。”

“为什么?”

齐墨闭上眼笑了,面容一时柔和如解雨臣。因为小子你长得好看?这个理由怎么样?

“问太多哦,这么好的事错过了可不会再有了啊。”

“好吧学长。”隔着屏幕也能感受到他的疑惑与勉强,但齐墨还是笑了出来。

“要我带你就不要这么僵硬好不好?叫学长多生疏。”齐墨唇角上扬,心情大好地继续“为老不尊”。

“……好的齐墨。”

“好的,雨臣晚安!(〜 ̄▽ ̄)〜”

解雨臣捧着手机,一下子觉得丢也不是不丢也不是,硬生生愣在原地。他拍拍自己的脸企图镇定心神,觉得手简直吓得冰凉。

……不对啊,好像是脸太烫。

晚安也没用,晚安也注定要睡不好了。

评论(1)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