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校园日记5

“吴邪,你选文科吗?”

“不,我选理科。”

“你的理综……怎么办?”

吴邪回头,气鼓鼓瞪了解雨臣一眼,不吭声。

解雨臣心想这孩子最近怎么了,感觉都不会说话了,动不动就给人个眼神让人自己体会。那个话唠抽风的地主家傻儿子呢?被换了?

“那你选理科?”吴邪赌气似的问。“你不是理综好吗?”

“我选文科。”话一出口,不仅吴邪震惊成了表情包,解雨臣自己也吓了一跳。

“你你你你你……选文科?想扎进妹子堆里?想背书背到死?想天天看新闻联播?想……你想什么呢!大老爷们儿,理综又不残,选文科干什么?!”吴邪一口气吐出的台词让解雨臣欣慰地感到他失踪多日的发小又回来了,但他提出的问题可不轻松。

而且解雨臣本人一个也没考虑。他顺着吴邪的意思展望了一下未来,竟然真的有点恐惧,差点认输。

他深呼吸,打量着面前激动的吴邪,心里冉冉升起相似的疑问,同时决定不能被这个和他斗嘴从没赢过的家伙问住。

“那你为什么选理科?你理综不是残了吗?至少不能和文综比吧?”

“你不是一直想找个妹子探讨人生吗?你不是一直想当个网文写手吗?你爸妈也不会干涉你的选择吧!”

“你又是为什么选理科?”

解雨臣质问三连,正中要害。吴邪愣了,攻守双方瞬间换位,轮到解雨臣抱着双臂,好整以暇,神情严肃,内心窃喜而好奇。

对峙三秒。解雨臣于心不忍,想着小天真可能只是一时意气用事,他的逻辑经不起考验很正常,这样恃强凌弱是不对的。他深感自责,伸手打算安抚地摸摸吴邪的头发,一段时间没注意好像长长了一点,手感看起来不错……

被吴邪黑着脸一把拍开。

解雨臣还没来得及摆出受伤脸,只听吴邪沉重地叹道:“小花,我有喜欢的人了。”

解雨臣听见“小花”,抬手正准备狠狠拍他一记,听完整句话,手暂时停在空中,饶有兴致:“谁?”回答令人满意的话可以放过这小子。

“张起灵小哥。”

解雨臣的手拐了个弯,打在自己身上,疼得他“嘶”了一声——没做梦。

这个回答倒是真的“令人满意”……

“所以,”解雨臣艰难地试图缓解尴尬,“你……是为了他选理科?也是为了他要好好学习?”

“嗯。”吴邪低着头,闷声道。

怎么办,还是好尴尬……

“那……既然你是弯的……”解雨臣突然反应过来,“那我认识你这么多年,你怎么没喜欢我!”

“去你的!我前十二年都以为你是女孩子!我以前也很好奇我为什么不喜欢漂亮的小姑娘!”吴邪猛一抬头,化尴尬为愤怒,青筋暴起冲解雨臣低吼。

“再说你怎么能和小哥比?”

我怎么不能和哑巴张比啦?我比他会说话多了~解雨臣
腹诽。

惊奇过后,是长长的沉默。

良久,二人才同时开口。

“吴邪。”“小花。”

毫不意外地对视一眼。

“值得吗?”“值得吗?为了齐墨?”

吴邪平静:“值得,我不会后悔。”

手足无措的人成了解雨臣:“你你你你你什么意思?和他有什么关系?”

出柜后的吴邪自认百无禁忌,从容道:“小花,gay的直觉告诉我,像我喜欢张小哥一样,你喜欢齐墨。”

“……gay的直觉是什么玩意儿……”

“你自己考虑一下,”意识到占了上风的吴邪循循善诱,“你是不是每天一起床就想他,每天睡着前想的最后一个人也是他?是不是一想到他就觉得生活特别快乐特别有希望?是不是希望时时刻刻都和他在一起,哪怕只是疯狂学习也不嫌无聊?”

“我哪里和他在一起疯狂学习了……”解雨臣话说到一半强行咽下去,惊悚地发现吴邪说得好有道理。

啊,说破干什么!这日子该怎么过下去!你能面对古井无波的张学神,我该怎么面对一言不合就开撩的齐墨嘛!解雨臣满心幽怨,看也不看吴邪,径直跌跌撞撞地往外走,无视吴邪懵圈的呼唤“哎,小花你干什么去?”

当吴邪好不容易从“嘴炮ko解雨臣”的喜悦与“小花居然也是……不,小花真的是……”的错乱中苏醒,得出“应该拦住解雨臣不让他乱来”的结论,拔腿要出门时,解雨臣早就无影无踪了。

吴邪只好窝在床上回忆他与发小双双出柜的奇幻对话,顺便整理情绪,恍然发觉人生进入了新阶段。他惶恐不安,又满怀期待。他不知所措,却莫名感到这份惊慌本身就是最大的甜蜜,在他心中充盈,直至从目光和喃喃自语中溢出。

他对于自己冲动下一答一问的懊悔像潮水一样退去了,甚至庆幸自己的勇敢。至于解雨臣,他选择相信他的心理素质足够强大,不会出事的。

吴邪的想法对了一半。解雨臣的心理确实非常强大……强大到他不爽之下果断去找齐墨纾解,虽然走到半路想起来他正是不爽的主要原因,还是坚强地继续向前。

与其说他心理强大,不如说他一时鲁莽。他只是一腔孤勇,怀揣着对自己与齐墨心意的双重好奇,并不清楚会付出什么代价,但已经决定付出任何代价。

我喜欢他吗?

他喜欢我吗?

齐墨盘腿坐在天台上,正在无聊地四处张望。看见解雨臣,他立刻兴奋地招手:“雨臣你来得正好,我有个大新闻要告诉你!”

解雨臣看见他的一刹那,双腿一软,想在他旁边毫无防备地瘫倒,让他算一下吴邪猝不及防出柜对他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吴邪的话又把他硬生生定在距齐墨两步远的位置。

近情情怯。

齐墨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也没多想,自觉地起身凑近:“我发现你那个发小暗恋哑巴张!”

他的气息喷在解雨臣耳边,一阵酥麻袭来,解雨臣且惊且羞,脸涨得通红,但丝毫不想躲开。

完了,他略带悲哀地想,吴邪说中了。

等等,齐墨你说什么?

齐墨太过激动,后退两步,以便做手势抒发感情:“我今天难得去一趟图书馆,看见他和哑巴张坐在一张桌子对面写作业,过了一会儿哑巴张去借书,东西还摊在桌子上没收拾,他看没人注意,把哑巴张的钢笔拿过来亲了一下,哎呀~”

他停住了。眼前的少年脸红得像发烧,眼神更像两簇小火苗,明亮到他不敢直视。

“嗯。吴邪已经告诉我了。”

齐墨努力地迎着他的目光微笑,直觉有他话里有话。

“像他喜欢哑巴张一样……我也喜欢你。”

齐墨认为他有理由惊讶一下,毕竟他被很多女孩表白过,但被男孩表白真的是第一次。然而他实在无心惊讶,狂喜,无边无际的狂喜几乎将他的心智吞噬,以至于他没能第一时间把快乐同步到脸上。

解雨臣见他面无表情,绝望地转身。

……被一把拉进怀里摁在胸口。

解雨臣差点透不过气,心却极度宁静,安稳地听着齐墨从狂乱到温柔的心跳。

“雨臣,我的音响坏了。”

“……”

“下次你来,只能和我共用一副耳机了。”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