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番外:特别的我给特别的你(瓶邪)

解雨臣什么都比吴邪厉害。脸好看就算了,成绩好,会打球,会唱戏,身材好……活脱脱一个大写的青春偶像。随便一个年少气盛的男生摊上这种完美的发小,都会情不自禁地反抗做配角的宿命,反目成仇也不是不可能。

但吴邪心甘情愿和他腻歪这么多年,几乎混成了解雨臣后援会的负责人——要知道初中时女生们的小纸条小礼物都是由他整理过滤再转交的。

次重要的两个原因,一是他没喜欢过那些姑娘中的任何一个,二是解雨臣待他确实一直很够意思,是个值得珍惜的哥们儿。

最重要的原因是,吴邪比任何人都清楚,解雨臣的一切来自何处。他听过解雨臣练功时抑制不住的呼痛,见过解雨臣练球时摔伤留下的大片淤青,翻过解雨臣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习题。他自认懒惰怕吃苦,实在不想受解雨臣受过的罪,连带对拥有解雨臣拥有的成就也毫无兴趣。

他第一次想要变强大一点,是因为张起灵。

他们头次见面是在宿舍。解雨臣把行李撂给吴邪就迫不及待体验篮球场去了,吴邪早已习惯自己的老妈子工作,心平气和,忙完了就有滋有味地玩起手机来。

有人推门进来,吴邪还以为是解雨臣,随手往别人肩上一拍,念叨着:“玩够了?”

岂料对方伸手一格,把吴邪的动作止在半空。他的体温偏低,皮肤相触,凉得吴邪一哆嗦。

吴邪再迟钝也知道不是解雨臣了,应该是新室友,于是抬眼一望。

很多人看到张起灵都会觉得他长得不错,但对上眼神后往往被吓到,从此敬而远之,更别说生出什么绮念了。

吴邪就不一样。别人看见老张眼里一片冰川,他看见的是两汪幽深的湖水,虽然不见底,莫名吸引力极强。

张起灵感觉得到有人直接无视了他的防备,内心小小惊讶,也忍不住多看两眼。

在大大咧咧闯进来的王胖子眼里,这两人跟傻子似的。
他无法理解,嚷嚷道:“干什么呢两位帅哥,想干什么直接干啊,你们别挡我道我也绝不拦你们啊!”

吴邪大窘,飞快低头,使劲划屏幕。

张起灵不太确定自己的笑意有没有出现在脸上。

当吴邪坐在教室里期待新同桌时,张起灵径直在他旁边坐下。他气场太冷,原本兴奋吵嚷的班级瞬间安静下来,自觉为吴邪默哀三秒。当听到张起灵是全校第一时,又纷纷表示羡慕。

所谓特别的人,大概就是在他身上动的心思总是和别人能想到的不同吧。

他一坐下,吴邪又惊又喜,想这是什么缘分,室友加同桌?我觉得他有意思,难道他也觉得我有意思不成?

一听他是第一,吴邪顿时泄气。得了,再有意思,也和我没关系了。

可是解雨臣没能激起的他的上进心,这位陌生人却做到了。吴邪第一次意识到,学习可以不是为了应付父母老师,而是为了自己的一点尊严。

成绩不好就没有?倒也不是,吴邪只是懵懂认为,至少要缩短和他的距离,才能在他面前有底气。

他没发觉这个念头在多大程度上指挥了他的行动,换言之,为了“有底气”这个目标,他的改变在大部分人眼里堪称脱胎换骨。

他拼命做题,不会就问,没找到老师就问同学——问谁都一样,就算他问的不是张起灵,别人也会打发他去找他。

其实“别人”只是打算看笑话,谁知一来二去,吴邪居然成了全班唯一能和张起灵顺利进行长对话的人,即使聊的是题目。

不过也不能怪谁。实际上,要是换成旁人,张起灵并不会和他进行任何主题的长对话。他不是天生冷漠,是天生寡言,强行说话很难受,难受到牙疼。

然而,对吴邪,他从不觉得牙疼。他私心推测,判断大概和这个人很能让他放松有关。至于为什么放松,他就不明白了。

这也是他第一次没有深入剖析自己的内心直至水落石出,不是因为他改变了习惯,而是因为他模糊的知道,这个答案会自己来找他,不用他去追寻。

不用追寻的岂止答案?

还有永远追着他问题目的吴邪。






评论(3)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