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校园日记6

解雨臣不喜欢夏天。齐墨眼睛状况特殊,高度畏光,夏天每次出门都是折磨,上天台也只能挑天黑之后。

不过他们在一起不久,秋天就到了。

秋冬两季是多么适合恋爱的时光,至少有“取暖”作为相互依偎的正当理由。

解雨臣不碰冷饮。齐墨送的第一杯奶茶到他手上已经成了常温。夏天想要一杯常温饮料,大概只有从冰镇转化这一个办法,齐墨会慢悠悠地先喝一点,尝着温度合适了再给解雨臣。秋天,两人各自捧一杯温热的茶小口啜饮,齐墨会买两杯不同口味,以供解雨臣尝鲜。当然,他非常欢迎解雨臣和他共用吸管。

头戴式耳机不存在两人共享这种操作,被齐墨果断抛弃。解雨臣有轻微洁癖,讨厌身上热汗黏黏糊糊时和人滚作一团,偏偏齐墨体温比常人略高,夏天的亲密接触因此常常显得不够愉快。
秋天,解雨臣得以身心舒畅地蜷缩在齐墨怀里,像只温顺的小猫咪,手指打着拍子,从齐墨肩头滑到掌心。齐墨的手负责在这个时候与解雨臣十指相扣,然后在他白皙柔软的手背上印上浅浅一吻。趁对方微笑默许,他迅速吻遍全手,顺势叼起某处指尖,有滋有味地吮吸……导致解雨臣被人怀疑做美甲。

解雨臣有时关掉音乐,自己即兴清唱一段戏,根本不存中文歌的齐墨就安安静静听着,听他唱几句絮叨几句学戏的故事,称呼从“雨臣”换成了“花儿”。

“解语花枝娇朵朵……啧啧,师傅看人多准。”齐墨捏起解雨臣的下巴,笑意盈盈的精致面容他永远也看不够,“人比花娇。”

解雨臣幼年接受的教育里不包括撒娇、服软的项目,齐墨异常自觉地承担起了这一责任。
两人都是走路带风节奏奇快的类型,如果不采取某些连接方式,远远不能满足实际行动上和感情上的需求。夏天牵手太惹眼,秋天有衣袖可以遮挡,十分方便。
齐墨教会解雨臣牵他的袖口,求关注就轻轻拽着晃一晃。解雨臣索性装作力气没收住,扯掉了他的许多袖扣,尔后买自己喜欢的还给他。
齐墨被他气得笑了,从此尽量只穿卫衣套头衫,避免穿衬衣。

但总的来说,解雨臣更喜欢直接牵手,简约一点的话,食指勾食指也行。毕竟风凉的季节,齐墨暖手效果极好。

热恋中的二人都忘了,他们都是学校的名人,一举一动很多时候都是有人围观的。

论坛上的一张照片,算是一个提醒。

明显是一张偷拍照,难得像素不错,能清晰地辨认出侧面出镜的齐墨的脸和背对镜头的解雨臣的身形,以及两人相握的手。

贴图说明:“楼主昨天远远看见隐退的黑爷,哇,还是那么帅!旁边这个一看就是小情人了~但是这位穿的是男装,而且个子真心高,实在不太像女生……黑爷这是看上了男装大佬,还是……弯了?”

解雨臣垂头丧气地坐在一边,忐忑不安又害怕。齐墨倒是镇定自若,他在电脑显示器上把照片放大,翻来覆去地看了几遍,越看眼里的戏谑越浓。看得差不多了,就摆出严肃脸,熟练地敲击键盘。大功告成后,他搂住解雨臣的腰向前一带,让他看看他的“高级官方回应”。

只见他把解雨臣牛仔裤下的球鞋打了个圈,旁注:8厘米增高鞋垫。备注煞有介事地写道:我的这位大宝贝确实挺高的,也确实爱穿男装。虽然男装不可能有我帅,但足够艳压姑娘们了。谢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她不爱拍照,我一定尽力给大家谋福利!

齐墨满意地打量自己的“杰作”,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解雨臣松了口气,眉宇间担忧依然难掩。

“怎么啦花儿?”

“我们以后……在哪见面呢?”

齐墨仿佛早有准备,摊手:“现在外面肯定是不安全了,只能去我家咯。”

“正常情况下,我家除了我不会有其他人。花儿你想见家长还见不到呢~”觉察到解雨臣的惊恐,他漫不经心地挑起唇角。

“……”解雨臣一时百感交集,不知是该同情他还是该揶揄他,仰头在他脸上蹭了蹭。

齐墨的家不算小,但家具极为简单,显得空荡荡的。他拿了自己的拖鞋给解雨臣,一边摸索着开灯一边解释:“家里没来过客人,没准备什么东西。”

“为什么你不知道你自己家的灯在哪里?”解雨臣换好鞋,见齐墨还在犹豫。

“我平时在家不会开客厅的灯啊,最多开房间的灯。”齐墨终于找到了开关。顶灯亮起的一刹,解雨臣抬头,才发现天花板竟然设计成了一整幅星空图,墨蓝的背景色上缀满熠熠闪烁的光点,比室外被霓虹灯污染的天空不知美多少倍。

齐墨不适地微眯着眼:“漂亮吧?我小时候眼睛还行,经常坐在地板上认星座玩。”

解雨臣赶紧关了灯:“受不了就别开了,我们……去你房间吧。”话一出口,他才觉得不对劲,在齐墨意味深长的目光里羞得手足无措。

齐墨的房间陈设也很简约。椅子只有一把,两人不约而同地放弃,并肩坐在床上。齐墨心无芥蒂,姿势舒展,解雨臣紧张得脑海一片空白。一时无话。

真正破冰的是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

齐墨一跃而起。解雨臣吓得六神无主,压低声音,颤抖道:“你不是说不会有其他人吗?”
“那是正常情况啊。应该是回来拿东西,不会久留的。”齐墨侧耳听了一会儿,不确定地道。他又补充了一句令解雨臣更加胆战心惊的话:“我家的人都不好客,也知道我从来不带客人回家,你最好隐蔽一下。”

好在齐墨没有丧心病狂到真让他自己找地方躲起来。脚步声靠近时,他敏捷地一把抱起解雨臣,打开衣柜门,钻了进去。

齐墨的衣服不少,在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消音的作用。脚步声停顿,开门,见房间里没人,关上了门。

齐墨摸摸解雨臣的头,安抚道:“再等一会儿就能出去了。别急,没人提前通知过我要来,最多半个小时左右这人就走了。”他语气宠溺,却是完全没把这位家人当回事,解雨臣暗自心惊。

闲着也是闲着。解雨臣一件件翻看齐墨的衣服,清一色的黑白灰,款式倒是风格迥异,看得出主人审美品位在线。所有的衣服都有齐墨的味道,淡淡的烟酒气和奶茶香。他拿起一件,细细嗅闻。

衣服被拽开,齐墨轻笑道:“我人在这里,你闻衣服干什么?”

解雨臣不知自己是太紧张还是太放松,居然忘了同在小小衣柜里的还有一个绝不甘心被冷落的齐墨。

空间所限,无处闪躲。齐墨动作轻柔,却有不容反抗的力道,把解雨臣牢牢固定在怀中。他俯下身,腾出一只手珍惜地捧起解雨臣的脸庞,舌头一点点撬开娇艳如花的唇瓣。

解雨臣的一切感官此刻似乎都集中在唇齿间。他试图跟上齐墨的节奏,但在对方的灵活下节节败退,最终彻底沦为他口腔中的玩物。残留的一丝清醒迫使他咬住齐墨急切的舌尖,齐墨闷哼,手上一紧,他又失去了力气,勉强从喉咙里逸出一声欲拒还迎的娇喘。

最后谁也不知道那位不速之客究竟什么时候离开的。

评论(7)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