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校园日记7

“嗯,行。”齐墨挂了电话,给解雨臣发消息:“哑巴张请客吃饭,约了我,你来吗?”

“张学神?太难得了,当然来。”

“嗯,我已经替你通知他了。忙完没?我现在来接你。”

齐墨正纳闷解雨臣没秒回,新消息就到了。

“你在哪儿呢?”

“过马路呢。”

“那赶紧给我把手机放下,看路!你不要命了!”

齐墨美滋滋地笑了,乖乖收起手机。

卸完妆的解雨臣比台上满面浓墨重彩的花旦迷人得多,齐墨思忖。带妆固然艳丽,矫饰太过反倒掩盖了他天生的美貌,而素颜的他干净清爽,皎洁如月,且皮肤口感很好,上了妆怎么敢乱啃……不过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围观一下花儿从准备到演出的全过程,他人生的任何一部分齐墨都不想错过,散场后再来个戏装play也是情趣满满……

“傻笑什么呢!”耳边突然响起气味清甜的悦耳声音。解雨臣不知什么时候从他背后靠近,一踮脚把下巴搁在他肩上。

“别淋着雨了。”齐墨帮他收拾好伞,把人拢进怀里,自己的伞刻意倾斜,又自然地收回手臂规规矩矩放在身侧。上次的偷拍照有惊无险,他不想再让谁担心。解雨臣反而不太适应,眼巴巴地看着他,扑闪着长长的睫毛,一脸人畜无害,和刚才在长辈们间进退得宜、左右逢源的小少爷判若两人。

齐墨心生怜爱,轻声道:“别介意,我也是为了你着想,这里离戏园子太近。”

解雨臣不傻,只是气闷。他飞快地伸手去拉齐墨的衣袖……

“哎,这袖扣可是你送的。”

……轻轻拽了一下,不过瘾地松开了。

一层秋雨一层凉,雨天出行虽然风雅,终究没那么方便。饶是齐墨查过天气预报,叮嘱解雨臣别穿白球鞋,鞋面上溅落的泥还是看得他眉头直蹙,想着不帮花儿擦干净简直辜负了他传染给自己的轻微洁癖。又琢磨着哑巴张这家伙忒会挑日子,明面上还能说是照顾他的眼睛,独独没考虑他们俩的习惯。花儿那发小想必不太讲究吧?不过他和哑巴张一起打光棍的时候的确都不讲究就是了。

这么胡乱猜测着进商场上电梯,远远看见张起灵站在餐厅门口。齐墨上前示意,张起灵应了一声,毫无异色地瞥了一眼解雨臣,转身带路。

解雨臣想起张起灵似乎没有邀请他,有些不好意思,悄声问齐墨:“所以是我们三个人吃饭?”那有多尴尬,虽然是齐墨的熟人,张起灵在他心中依然是只可远观的存在。

齐墨但笑不语,张起灵头也不回,平淡地说:“不,四个人。”

齐墨的笑容像烟火一样骤然盛放,喜庆中透着一丝促狭。他发消息给解雨臣:“花儿,我可舍不得让你和哑巴张大眼瞪小眼。我和他是发小,也没敢把你的发小落下。哑巴张不会让我当电灯泡,难道我会让他当电灯泡吗?”

解雨臣恍然大悟,不禁露出了同样八卦的笑意。细品张起灵刚才的话音,确实比平时柔软几分。

“来了!哎……”吴邪显然知道齐墨会来,站起身亮出了一个标准的礼貌微笑。至于他身后努力端庄的解雨臣……微笑僵在了他脸上。

解雨臣从没见过吴邪害羞到这个地步,刚想嘲笑他,齐墨抢先道:“学弟怎么在这里?我还以为老张只请了我和我家花儿呢!”顺手搂过解雨臣的肩膀,冲吴邪友好而灿烂地笑。

解雨臣的开怀大笑酝酿到一半,被对面张起灵的眼神活活吓没了。张起灵扳过吴邪的脸亲了一口,尽量心平气和地对齐墨说:“瞎子你够了。”

“行行行,今天你说了算。”齐墨从善如流,偷偷在桌子下给解雨臣发消息:“看看老张想得多周到,怕他家小天真害羞,还定了个小包间。”

解雨臣心想他害羞的主要原因不是这个,又怕自己表情太欢脱招惹张起灵,默默回复:“吴邪脸皮平时没这么薄……随了这位吗?”

“我哪有什么机会见哑巴张脸皮薄~花儿刚跟我的时候也动不动就害羞啊~”齐墨发了个嬉皮笑脸的表情,在解雨臣大腿上不紧不慢地揉了一把。解雨臣耳根一麻,咬住嘴唇才堪堪咽下惊呼。

只听骨头“咔嚓”一声脆响。齐墨的。

齐墨面色如常,还停在解雨臣大腿上的另一只手安抚地拍了拍,不动声色地活动手腕把关节复位。

解雨臣安心了。吴邪茫然地环顾了一圈,被张起灵喂了口饭,红着脸继续吃。张起灵抬眼看齐墨,温柔化成了略显无力的不满:“瞎子,好好吃饭,别闹。”

齐墨毫不吝啬地露出八颗白牙:“哑巴难得说话,一定听。”

这两人一个瞎子一个哑巴,也是有意思。解雨臣暗笑。

“所以现在去哪?”饭后,齐墨状似无意地问,目光明确地看着张起灵。

张起灵也不含糊:“去我家坐坐?”解雨臣捕捉到他耳后泛起的微红。

这是默契还是提前对过戏?解雨臣玩味地扫了吴邪一眼,感觉全场只有他不明底里,不禁心生同情。

张起灵家和齐墨家的室内布局几乎一模一样——一望便知主人常年独居。吴邪耿直地脱口而出:“哇,小哥,你一个人住?都没个监护人照顾一下你?”

张起灵淡淡道:“嗯。”

齐墨赶紧接过话头:“哑巴没人管的啊,随时欢迎吴邪学弟来玩!任何时候都行!玩什么都行!我绝不打扰!”语气真诚,解雨臣听来就像他已经准备好从窗口偷窥了。

吴邪这一天惊喜太多,只顾上脸红傻笑了:“谢谢齐学长。诶,齐学长……打扰是什么意思?”

齐墨揽过解雨臣,两人成功保持了同步的亲切脸:“我就住对面啊,算是和哑巴一起长大的,现在也经常找他玩。”真相是,认识解雨臣前确实是这样,现在的齐墨已经没有时间再去陪解雨臣以外的人了。

“那……齐学长以后还是别找……少找小哥玩吧……毕竟我……我们……”吴邪鼓起勇气。张起灵眸光一闪,眼里似腾起了漫天焰火,灼灼燃烧的柔情让齐墨和解雨臣为之一震。

“当然当然,我们各玩各的,各玩各的。”齐墨适时打圆场,总算是稳住了两人。

这天从张起灵家告辞出门的齐墨与解雨臣均是感慨万千,并肩走了好一会儿都没想起说话,下意识地牵着手不想松开。

“没想到吴邪……”“没想到哑巴……”

相视一笑。

“说到变化,你不也是一样……”

最后这份默契被用来同时踮脚/偏头,在对方唇上深深一吻。

比夕阳下少年更美的,是夕阳下一双璧人侧颜的剪影。



评论(4)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