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校园日记8

生活不止眼前的小情人,还有越来越近的期末考试。

好在两个人相伴相护,总比一个人踽踽独行舒心得多。

齐墨给解雨臣做了一份简单的复习大纲,每天跟着进度走即可。解雨臣平时足够用功,并不需要突击恶补,周末依然和齐墨腻在一起。

吴邪的任务显得艰巨一些。张起灵自己的复习只是看看课本完成作业,多余的时间则用来督促他多刷题型多改错。他卸载了手机里的网盘和阅读器,黑眼圈却越来越重,解雨臣一起床就能听见他抓着张起灵倾诉噩梦里的理化生。张起灵从来不接话,默默地每晚温牛奶,还“威胁”同宿舍的胖子晚上别吵——齐墨偶然撞见这一幕,顺势贡献了自己的口才,事后向解雨臣感叹:“花儿,你这是遇见了一群什么奇葩室友啊!”

考试来去匆匆,结果还算理想,尤其张起灵对吴邪的努力没有白费。解雨臣去吴邪家拜年时,吴邪的父母把吴邪的进步归功于“近朱者赤”,笑得合不拢嘴,强行留解雨臣吃饭。解雨臣脸上云淡风轻,心里想着要是二老知道儿子是近了谁,怕是要赶“带坏”他的自己出门。

说起过年与寒假,解雨臣和吴邪一向在拜访与被拜访中度过,只是这次多了两个“留守儿童”需要他们关爱。

齐墨表示他确认过家里不会有别人,解雨臣并不相信。然而心意已决的齐墨在他托辞离去时从背后抱住美人哼哼唧唧:“花儿……你不来找我……我可又只能和哑巴过年了……你舍得吗?……你放心吗?”每说一句就啃一口解雨臣的耳垂,烦得对方一回头……齐墨求之不得,直接咬在唇上。

解雨臣晕头转向才勉强答应,这厢吴邪没让张起灵开口就痛快地承诺:“小哥放心!有我在,不会让你一个人的!”说完自己先忍不住脸红了。张起灵的微笑直到齐墨向他倾诉“媳妇实在不好哄”时仍未消散,且有逐渐加深的迹象,看得齐墨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然而齐墨其实并不能像张起灵那样一心一意窝在家里陪吴邪,他必须保持接近学期状态的作息——这位日漫爱好者想做美术生,于是报了寒假集训班。

解雨臣对此十分不解。

“花儿你学戏,难道就没想过当艺术生?”

“当然没有。”学戏纯粹是为了满足某位长辈的一丝执念,若不是他恰巧喜欢,本该是不堪回首的往事。

齐墨严肃地叹了一口气,拉起解雨臣的手:“那很遗憾了。我是真心喜欢画画,希望花儿你能支持我,如果不能我也没办法放弃。”

“可是我没见过你画画……”

齐墨一拍脑袋,转身从房间里拎出一纸袋速写本:“确实有一年多没怎么拿笔了。初中经常画,高中玩得太High……”他顿了下,“但是和你在一起以后修身养性,心境恢复了一些,就又动笔了。”伸手拿了最上面的一本递给解雨臣,笑容又带上了平日的暧昧,“感谢花儿做我的缪斯。”

解雨臣打开看时,只见每一幅的模特都是他。他军训时倔强的背影,咬着吸管低垂眼睫的浅笑,围巾上露出的眉眼弯弯……直觉齐墨笔触里有说不尽的温柔,心绪与眼波霎时温暖和缓如春水一泓,轻轻荡漾。

齐墨吻他的额头。解雨臣靠在他胸口,一时觉得这个人拉他上刀山下火海他都不会拒绝。

他没想到,麻烦还在后面。

画室里的漂亮小姐姐太多,又常常以艺术家自居,把“敢爱敢恨不留遗憾”理解为“敢追敢撩不求结果”。齐墨婉拒无效,不胜其烦。解雨臣探班一次,看他被搭讪差点暴走,自己被搭讪到差点崩溃,回来就冲齐墨发了脾气,此后连续几天都不再造访齐墨家。

除夕夜解雨臣的父母在外走亲访友,他则在吴邪家守岁,似乎是一切照常。不料吴邪吃完饭溜出家门,留了字条说新年吃夜宵才回来,弄得一大家子人一阵忙乱埋怨。解雨臣发现他偷了饺子,心中不快,借口找他也出了门。

他当然知道吴邪在哪里,所以他只是漫无边际地乱逛,并没有真去抓人的打算。他想着此时吴邪应该在向张起灵强烈推荐他家的饺子,积极到喂他试吃,张起灵应该更喜欢直接从吴邪嘴里抢食,他一定爱吃——张起灵有不爱吃的东西吗?他又不挑食。

他晚饭吃得不多,冬天热量消耗大,已经有点饿了,不禁详细想象起吴邪家的饺子来,感叹吴邪吃里扒外,儿大不由娘,这么好吃的东西拿去给不知欣赏的外人。

那齐墨呢?他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寒风突然把这个念头无比清晰地灌进他脑海。解雨臣使劲摇摇头,没能摆脱,对自己无可奈何。

……齐墨这个时候应该一个人窝在床上,随便吃过饭。他刷完B站拜年祭就无事可做,要么再刷番剧要么画画。他画画的样子一本正经到不像他,手势近乎虔诚,谁来调戏都会被无视乃至不耐烦地推开……

解雨臣头痛地发现自己开始劝说自己原谅他。他站在原地心理斗争了半天,终于与自己达成和解——当面把怒火发泄给齐墨,就当给他送温暖,然后就可以潇洒离去,不留下一丝云彩。

他动手敲了张起灵的门。他需要心理建设,也需要吴邪的饺子。他还想充满恶意地打扰一下这对小情人,平衡一下他失落孤寂的心情。后半句他当然不会承认。

一进门,还没看清屋里是什么情况,解雨臣嘴里就被塞了一个饺子。

……哦,吴邪和张起灵果然在互喂饺子……

那是谁塞了他一嘴?

“花儿饿了?吴邪早猜到你会来,叫我留了几个给你。”

解雨臣咽得喉咙生疼,努力地瞪着齐墨。

“我不饿。”他想。但迫不及待地吃完了剩下的饺子。

“我是来兴师问罪的。”他想。但齐墨若无其事的笑颜莫名让他的怒火悄然熄灭。

“我讨厌齐墨。”他想。但齐墨的吻已经落在脸上,让人无法反感。

“我要把吴邪拖回家。”他想。

在看到窗外烟火的一瞬间,吴邪欢呼出声,尔后恋恋不舍地收拾东西,和张起灵告别吻,临出门才想起解雨臣,吼了一嗓子:“小花,回家了!”

齐墨微微用力才推开了解雨臣,胜利地放声大笑:“花儿,新年再见!”

(过渡章。下章开车+开虐)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