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番外: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

多年以后齐墨和解雨臣、张起灵和吴邪在国外举行婚礼,胖子带着已有身孕的云彩漂洋过海来捧场。

宴会结束,胖子早早送自家媳妇回房后折回,单独和两对新人共饮。酒过三巡,解雨臣拍着胖子的肩道:“说起来当年我差点调戏了云彩,云彩可是结结实实给我上了一课——后来她是怎么和你解释的?”

“什么解释?”胖子苦笑,“她还用得着和我解释?我还要谢谢你,我是在那件事之后才正式表白,开始追她的。要不是你,那层窗户纸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捅破。”

解雨臣大惊,胖子嘿嘿笑出声,二人对饮三杯

胖子和云彩的相遇实属偶然——入学报到,她排在他前一位。

胖子见是个妹子就多看了两眼。云彩当时留着学生气的齐耳短发,穿类似日式校服的衬衫和长裙,一张清秀白皙的小脸配上软糯的声线,活脱脱一只小萝莉。不过胖子不好这一口,觉得与这种女生相处和带孩子没什么区别,再见到她的名字,直叹好一个仙气飘飘的姓居然取了这么随便的词,已然不作他想。

谁知他走出办公大厅时目睹了她变身的全过程。

手指探入鬓间随意扯动,几条细细的发辫垂到肩上,发型是个很酷的水母头。百褶裙侧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接电话时音色低沉略带沙哑,悦耳的烟酒嗓。晃动手腕时卡哇伊的手环滑落,露出一小段纹身。那张温婉的娃娃脸此时显得十分违和。

胖子后来才知道,jk制服中短裙才是乖乖女的标志,长裙代表“不良”。

不管怎么说,他看呆了,满心里就一句话:我媳妇,我的我的!

这种事一半靠天赐缘分,一半靠自己把握。胖子无师自通地领悟了这一道理。他天赐的底牌包括:回家返校同路,个人特别能侃大山。于是他抓住每个机会,从搭讪成功到和云彩聊熟只用了一个周末,到文理分科时两人已经互称老铁了。

分科没办法,胖子偏理偏得一塌糊涂,云彩自嘲理综“烂泥扶不上墙”,潇洒道:“那以后还是数学靠你英语靠我,咱一个文综差一个理综差的就不用互相对牛弹琴了。”

胖子嘴上慷慨,心里多少有些不甘,忽然福至心灵:“我和那个文科大佬解雨臣同宿舍,你有问题我帮你问也方便!”

“哦?你是不是还有个室友叫吴邪?”云彩的眼里突然闪出诡异的亮光。

胖子至此解锁了他的第三张底牌:同宿舍有爱好小众的帅哥,而云彩,是个腐女。不过云彩不想真的引起齐墨注意,没敢托他盯梢解雨臣,只让他关注一下吴邪和张起灵以满足她的“一己私欲”。

胖子本来不太好意思给心爱的姑娘科普男生宿舍日常,又实在扛不住一向豪迈的她的星星眼攻击。那段时间他几乎整理出了一份吴邪与张起灵的秀恩爱观赏指南,作为直男,他从本能反感bl硬生生被云彩感化到平等视之,也算云彩的功德一件。

一个多学期过去了,胖子和云彩的关系进度卡在好兄弟上无法前进。他拐弯抹角地打听到自己暂无竞争对手,但还是心虚,不敢轻举妄动。他当然不害怕云彩大受刺激从此对他敬而远之,他更怕云彩为了惩罚他的非分之想找人揍他一顿。

所以,解雨臣这一掺和,时机正好。

云彩走出宿舍门看见局促的他,突然想起来似的问:“解雨臣想追我你那么激动干啥?我给他递信你那么激动干啥?你嫉妒谁?”

胖子深呼吸,厚着脸皮面不改色道:“我嫉妒他,我喜欢你,我想追你。”

云彩连心跳失控的时间都没给他,她一偏头,脆生生地笑,眼神里写着“意料之中”,整个人依然得瑟到闪闪发光。

她说:“好啊,你追吧,我等着。”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