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校园日记11

如果有人问云彩:你为什么要劝齐墨和解雨臣复合?他们自己对这段感情都没有求生欲了,你折腾个什么劲?云彩肯定一个白眼丢过去。

综合已知的信息,她已经推断出了部分真相:齐墨酒后失言,解雨臣还当真了。她坚信只是信息不对称的问题,解决后这对一不小心就能天荒地老。

这两位毕竟都是公众人物,稍微关注校园论坛八卦板块就能熟悉他们的大部分日常,云彩对他们的了解程度更是丝毫不亚于身边朝夕相处的同学。在她看来,这对天造地设,分了不只是可惜,简直是逆天而行。作为bl深度爱好者,她当然要“替天行道”。

然而眼下情况确实棘手:一方默许而非明确支持,一方近乎失联态度不明。她只好联系了一个和齐墨同画室的朋友,以小迷妹所托为由打听他的最新动态。

答复是:没有动态。

恢复单身的齐墨把自己活成了脱单前的张起灵,每天说话不超过十句,基本为“借过”“谢谢”,周末则是“老师你看我这么画行不行”“老师这个怎么画更好”。

云彩一不做二不休,硬着头皮去了画室。朋友充满歉意地表示:不巧,正主不在。不过平时习作的草稿保存得不错,可以顺几张应付一下委托人。

云彩兴致缺缺地哦了一声,装作认真地翻看那厚厚的一沓稿纸。朋友在一旁解说:“齐同学很有天赋,作品质量够高,但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他的人像和真人模特总是有偏差,怎么画都不对。”

云彩一个激灵,嘴上敷衍,手里敏捷地挑出人像画来看。

她半是兴奋半是欣慰地啃了口指甲,心道,我果然还是没看错你,黑爷。

偏差有大有小,位置各有不同,眉眼、鼻梁、嘴唇、肩头……错就错在,画得不像模特,却像解雨臣。也是模特们的错,哪里都不如解雨臣好看,还要劳烦齐墨自动修正。

云彩瞬间来了信心。她委婉暗示朋友想约齐墨见面……被一口拒绝。

吴邪:“你想约他?找我家老张啊!”

齐墨听了缘由,喉头一哽,苦笑:“哑巴,你这是被你媳妇惯出的少女心?”

云彩眼疾手快阻止了理直气壮要点头的张起灵。

“是,我放不下他,那他呢?他这不是好好的,”他抬起下巴示意云彩,“还想着找女朋友吗?”

全场一时语塞。

“哑巴,真不是谁都能像你和你家小天真那样的。”齐墨勾起唇角,话音却止不住地悲凉,“我错了还不行吗?我运气不够好,我不敢再走心了行吗?”

“齐墨!”云彩一声断喝,齐墨嘲讽的目光投过来,她的声音还是不自觉低了几分,“那个……我不知道你怎么看你们分手的原因,但是我怀疑……你那天喝醉以后说了不该说的话……呃……具体地说,你是不是叫了不该叫的名字?”

齐墨额头上青筋一跳,语气依然平静:“学妹,你是不是管太多了?”吓得云彩小脸煞白。

他抓起手机开屏,张起灵的信息提示音轻响。“哑巴你看看就算了。我问心无愧,嘴上可能欠,心里从来没有对不起谁。叫错……”他突然意识到可能性真实存在,但怒意未消,咬牙强硬到底,“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我动手是我不对,我相信他、赌他愿意接受我也是我不对。就当是我有过去,我不配爱清白的人行不行?非要我跪下来求他原谅不成?”他说到最后,自己忍不住扑哧冷笑出声,摔门而去。

张起灵默默举起手机。齐墨发的是通讯录截图,所有狐朋狗友的号码全部拉黑,包括“学姐”。唯一保存的一个,备注是粉红色字体的“花儿”。

云彩轻咳:“你们还瞒了我什么?他动手干什么了?”

吴邪回神,感叹:“小哥,齐瞎子这也太刚了,他这是为了不认输连小花都不想要了啊!”

“过刚易折。”张起灵捏捏他的手。二人不无同情地望向云彩,等着安慰挫败的她。

云彩深深叹息:“看来指望齐墨上门求解雨臣不太可能,那只能麻烦张学神你了。”她一脸逼真的不悦,扬起手机晃了晃,录音界面还没关,“我没想强人所难呀?你把那张截图发给解雨臣就行。”

解雨臣捧着奶茶盯着屏幕发呆,手心凉透了也不理会。他想开心一点,到头来挤出自嘲的笑。

他脑袋里莫名冒出祥林嫂的台词:我真傻。

傻到不相信他,傻到一个人绝望了那么久。

他难道不是一样?傻到觉得我只是因为……

齐墨经历的无措,此时在他身上重演。他忐忑不安,既迫不及待想开启新生活的大门,又怕锁被换了。

远处齐墨默默走过,他鼓起勇气上前:“瞎子。”

齐墨停步,好久才生硬地吐出一句:“解雨臣。”

“叫花儿。”解雨臣说完站在原地,低头紧张地绞着衣角。

他心里蹦出表白那天的画面。他同样面红耳赤,怀揣希望的小火苗,等待着审判结果。他同样孤注一掷地把自尊交给同一个人制裁。

不同的是,他们已经互相伤害过对方的尊严。两败俱伤,不堪回首。

他同样无法预测齐墨的回应,但他想再要一个当时的拥抱。

齐墨也想起表白那天的画面。他没想过会是解雨臣,又害羞又稚嫩生涩的解雨臣,说出那句话。他暗暗有些汗颜,但还是当仁不让心安理得地收下了这份大礼。

我的小美人,他想,自己送上门来,哪有放过的道理。

没想到,他真的会赌气放手。他真的会像个新手一样把自己看得太重。他后悔死了,错过的这几个月感觉真是亏大了,还害得他家花儿想不开去勾搭女生……

下次换他表白,换他期待回应好不好?但他又痛心疾首,觉得怎么能还有下次,这一次就够他受了。

他绷着脸,擦肩而过……

……然后利落地转身圈住解雨臣的腰,把他拔离地面,举过头顶。

解雨臣睁大眼睛,头一次低下头才对上他的双眸,他深深的瞳孔里盛满熟悉的戏谑微笑。

“花儿,老婆,是我错了,亲亲抱抱举高高好不好?”

他来不及开口,就被饥渴难耐的吻封住了双唇。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