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校园日记17

小别胜新婚无需赘述。进屋,关门,拉窗帘,脱衣服,一气呵成。

此后的移动路径:客厅地板—沙发—餐桌—房间墙壁—房间地板—床—浴室。终于精疲力尽停下时,齐墨装模作样哀号道:“明天可怎么做清洁啊!”

解雨臣强撑着眼皮:“那我洗澡的时候你跟进去干什么?自作自受。”

“你也没拒绝我嘛!”齐墨还想狡辩,肩头一沉,解雨臣已经靠过来睡着了。

解雨臣的睡颜让齐墨想起练习静物时画过的一株海棠,清秀妩媚,却是有媚气而无媚骨,不落凡尘。
同学们大多选了小清新易上手的花卉,独他舍不下眼缘,加班加点细细勾勒,成品招来一片艳羡。老师问他原因,他但笑不语。

见花如见人。

齐墨的假期原本是第二天,只是他归心似箭,赶在解雨臣生日当晚到了家。因此他的计划很简单:这一整天两人都不用出门,最好也别下床了。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

齐墨是被敲门声活活吵醒的,依偎在他怀里的解雨臣显然也醒了,迷茫而略带焦躁地埋头在他胸前,企图抵挡噪音。

短暂愣怔后,齐墨睡意全无,冷汗浸透了背后的床单。解雨臣感到他身体僵硬,迷迷糊糊抬头问:“嗯?怎么了?”

知道齐墨详细住址的人理论上只有他的家人和吴邪胖子等,他的家人都有钥匙,吴邪胖子绝不会有清晨来打搅他们的恶趣味。现在敲门的人会是谁?

解雨臣清醒后也想到了这一点,从床上一跃而起。

敲门声仍在继续。齐墨看了眼手表上的“6:00”,排除了快递敲错门的可能。大脑飞速运转,他突然产生了一个可怕的猜想,且越想越觉得合理。

“花儿,你手机调成静音了?”

“嗯,我让我妈有事找吴邪。但我说过中午才会回去。”解雨臣挠挠头。

“你先看看有没有人找你吧。”齐墨说出这句话时还心存侥幸,祈祷是自己脑洞太大。

屏幕上映出解雨臣目瞪口呆的脸。齐墨不合时宜地想笑,看看,我老婆表情管理失败都美成这样。

要是没这么美,这一劫会不会就能躲过去?

通知栏未接来电:秀秀,秀秀,秀秀……

后来她好像接受了他不会接电话的事实,发了条短信:我在门口,开门。可能是担心他会错意,她还加了定位,正是齐墨家门口。

时间是5分钟前。

事情完全超出了解雨臣的理解范畴,他艰难地转过头望向齐墨,试图在他脸上看出一丝有备无患。

齐墨此时的心情更加复杂,他猜中了开头,但故事的发展方向好像跑偏了。他还真碰到过类似的事,但这一次……他不敢面对结果。

门口的大小姐不容他多考虑,他只能先常规操作:“花儿,你回她消息,说你收拾一下就开门。”

解雨臣木然地哦了声,打字的手不住地颤抖。

“你从我衣柜里拿套衣服吧,你自己的衣服可能穿不了。”毕竟沾了太多液体混合物。“穿好衣服再清理房间和浴室,从简就行。我负责客厅和餐厅。”霍秀秀的质问环节不会太长。

“那……这个怎么办?”解雨臣犹豫片刻,用显而易见的眼神瞟了一眼齐墨锁骨边青青红红的印记。

“穿高领衣服就行了……实在盖不住,浴室橱柜最上层有一盒遮瑕膏。会用吗?”齐墨无奈叮嘱,忽然有种自曝家丑的感觉。

解雨臣内心一震,随后竟然毫无波澜地想:这家伙能从床头柜里随手翻出“床上用品”,他有这种东西不是很正常的吗?

两人标准微笑着打开门和霍秀秀打招呼时,已经完成了一轮自我洗脑。齐墨亲切道:“霍学妹这么早来干什么?昨天你哥哥过生日,喝醉了就住在我家了,现在还没清醒呢。你阿姨同意过他中午回家,反正今天放假,不如你让他再休息一会儿,我陪你出去玩?”

解雨臣配合作头疼状:“秀秀你让哥哥再睡几个小时,下午再陪你玩行不行?”

霍秀秀满脸讥诮:“可是小花哥哥,你不是一向不喝酒吗?怎么还喝醉了?”

“几瓶啤酒而已,男生陪朋友喝点酒很正常的。”解雨臣尴尬了,“可能是平时不喝酒,昨天喝得太急,才会喝醉吧。”

“那吴邪呢?他不应该和你在一起吗?”

吴邪在对面哑巴张家睡得正香呢。齐墨腹诽,不忘笑容灿烂:“吴邪他……”

“算了,这个你就不用解释了。”霍秀秀轻轻一笑,神色突然狰狞,摸出一把照片劈头盖脸砸向齐墨,音调骤然升高,刺得人耳膜生疼,“你先解释这些都是怎么回事!”

解雨臣吃了一惊,下意识要挡在他面前,反倒被齐墨伸手拦住,护在身后。

齐墨收起笑容,拍拍脸色煞白的解雨臣,一张张捡起来看,顺口夸道:“拍得还挺清晰,介意留给我珍藏吗?”

照片眼光独到,专门选取了若干他们太过亲密以至于不愿被旁人目击的时刻,比如藏在身后的十指相扣,耳语时趁机吻上耳垂,自然而然的互相喂饭……齐墨扫视默记右下角的时间标注,以此给照片排序,第一张的尺度居然最大,是某个角落里的激吻,齐墨试着回忆,发现这在他们相处中太过常见,实在记不起在什么地方。难为偷拍照的脸都还清晰,大概用了某种设备,有几张几乎是写真的水准。

如果这些照片不是被霍秀秀砸了他一脸,他其实真的很乐意收藏。

齐墨勾起唇角,温和戏谑无影无踪,和张起灵教训街霸们时的狠厉之色时隔数年重新浮现:“霍小姐,你今天应该不是专程来送照片的吧?”

相比之下解雨臣简直在示弱,他嘴唇颤抖地问:“秀秀,这些都是谁拍的?”

齐墨心想解公子你不会说话就不要说好不好,别拖我后腿行吗?

霍秀秀果然侧头避开齐墨的目光,痛快地对着解雨臣狞笑,虽然在齐墨看来她的表情无论是美感还是说服力都比不上他遇见过的某些小妖精,不过镇住习惯她温婉可人的哥哥还是绰绰有余:“哥哥不知道吧?这个姑娘很喜欢你,那天跟了你一路,就看见你和他……啧啧……”她撇撇嘴,“我也很喜欢你啊,你怎么忍心,怎么忍心这样对我们!”柔弱的声音突变为歇斯底里的大吼。

齐墨被这口狗血呛得直翻白眼,心想反正也不用再遮遮掩掩,索性把解雨臣拦腰抱起,冲到房间里放下,闪出门反手拔了钥匙,徒留解雨臣懵逼地拍门:“齐墨你干什么!你什么意思!”

齐墨贴着门柔声道:“宝贝儿别急,我和秀秀妹妹情敌相见分外眼红,决定一对一决斗,你不用想着帮谁了。”

解雨臣第一反应想拍案叫绝,静下来又啼笑皆非,觉得自己被这不按常理出牌的二货带坏了。

他背靠门坐下,不担心齐墨斗不过霍秀秀,但那些照片火辣辣地烙在他心上,让他坐立不安。

门外,没了靠山的霍秀秀气急败坏:“你让小花哥哥和我谈谈!”

没了软肋的齐墨火力全开,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小妹妹别演啦,你拿着筹码来,想换什么就直说吧!”

“你……你再这么对我,我就直接把照片印成传单发给全校!”霍秀秀气势汹汹威胁道,丝毫没发觉她交出了底牌。

“你不会的。”齐墨从容点评道。

霍秀秀一愣,差点尖叫:“你凭什么觉得我不会?!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电子版发在论坛里?”她掏出手机。

她只觉手上一空。齐墨露出八颗白牙,举起手晃了晃,手机赫然已落到了他手里。他不咸不淡回应:“别冲动,冲动是魔鬼。”

“你敢拿我的东西!”霍秀秀怒极反笑,“没关系呀,你终于怕了,不是吗?你抢手机有什么用?你当我没存副本吗?”

“那你发照片有什么用?让解雨臣身败名裂他就会喜欢你啦?你们就能在一起啦?”齐墨闲闲地把玩着,说出的话于霍秀秀却不啻平地惊雷。

齐墨看霍秀秀面无人色,感叹: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欠考虑的吗?

“说吧,霍小姐,你是来谈条件的对不对?你的条件是什么?”

“你和小花哥哥还是不要在一起了,”霍秀秀勉强冷静,一行泪顺着眼角滑下,“我是认真的,这样对他不好,对你也不好。”

“小妹妹你太过分了,你怎么知道不好?”齐墨嗤笑,心头却隐有凉意,“他可是自愿自觉的,至少我能让他开心,你呢?你吓到他啦~但你吓不到我,我可不是你哥哥,不是听你空口无凭扯谎就会投降的。”

“他不是我哥哥,”霍秀秀努力镇定,“我喜欢他。”

齐墨不屑地挑眉,示意她继续。

“齐墨,你们以为把我交给了云彩照顾,其实照顾我的不是她,是拍这些照片的学姐。她真的很喜欢小花哥哥,虽然云彩姐私人要求她们不去……骚扰小花哥哥,她还是跟了他很久。你看,拍第一张的时候我还没进学校,没有我来告诉你们,她也会想办法的。”

“那这位小姐姐可以说是很高尚了,自己的劳动成果,就这样送给别人用了。”齐墨懒懒道。

“你还不明白吗?”霍秀秀又忍不住大动肝火,“她能接受小花哥哥和我,和任何比她更配他的女生在一起,但是男生,不行!”

齐墨脑袋里轰的一声,心说有江湖经验看来也不是好事,预感得到也不等于能承受,面上撑着云淡风轻:“哎呀,这都什么年代了,你们不接受又怎样?”

霍秀秀可能发觉自己占了上风,满怀恶意地耐心道:“不接受的话,就会直接把照片都发出去啊。其实如果不是有我这么个现成的人选在,她肯定就这样了。她本来就不可能得到,那,能毁掉也是一种拥有呗。”她耸耸肩。

齐墨的坚持出现了一丝裂缝,他无力道:“你们喜欢他,为什么不考虑一下他的感受?”

“你们也没考虑我们的感受啊。”霍秀秀头一次在他面前有了居高临下的快感。

“齐墨,如你所言,我是来谈条件的,有一点你也猜对了,我无论如何不会把照片发出去的,因为我有把握得到他,不会毁掉他,”霍秀秀暗自松了口气,幸好没中他的激将法,“我的条件就是,我要你离开他。你现在不在学校,相信做到这一点不难。不许手机联系,放假你也不要回来,剩下的细节我负责监督。你现在当着我和他的面把他拉黑,我立刻把现场打印出来的照片和我手机里的存档全部销毁,其他备份也一样。”

齐墨挣扎:“你反悔怎么办?”

“我没有理由反悔啊,我喜欢的人不再做我不喜欢的事,我还有什么理由再抹黑他?”霍秀秀一脸无辜。

齐墨一言不发地拿出手机。

“等等,”霍秀秀记起了解雨臣,“你把他放出来做个见证。”

解雨臣看见霍秀秀的第一秒,抬手就要给她一巴掌。

霍秀秀平静道:“打吧哥哥,别打在脸上就行。”

一句话道破了他们的关系:好也罢,坏也罢,面子上必须是和和气气,不容有失。

解雨臣不想哀求,不想难过,不想挽留,不想痛恨,甚至不太想活了。

他不记得齐墨删掉他号码的时候是什么表情,不记得霍秀秀怎样拽着他离开,不记得他怎么被送回家,不记得他怎么应付父母,不记得怎么一进房间就和衣倒在床上。

衣服大了一号,穿着并不舒服,他才记起是齐墨的。

他当然也不记得齐墨向霍秀秀提的最后一个要求:电子版都销毁,打印出来的这一套,留着给我吧。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