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七夕(长顾)

顾昀斜倚船头,墨黑的长发只稍作绾结,余者如水倾泻洒落,铺在身后。他手中擎着一只雕花的玉酒壶,正自斟自饮。

本是极雅致的景,在敛襟从船舱里出来的长庚眼里却变了味。他也不扰了这幅美人对月图,只悄悄从大帅身后靠近,把人圈进怀里,顺手一捞,嘴上温文尔雅道:“今日子熹可还尽兴?”

“自然,”顾昀不动声色地收回空空的手,趁机在长庚脸上揩油,“劳烦我家小美人了。”这一天又是游园又是乘鸢,处处见出长庚用心筹备过,顾昀自诩风流,也不得不感叹青出于蓝。转眼到晚间,长庚也不肯回府,拉着他上了画舫,说什么要“与民同乐”。

“七夕,乞巧,未出阁的姑娘们才求如意郎君,你我既非少艾,又用不着谋取佳偶,何必凑这个热闹?”顾昀抚着他家小长庚的面颊。他已不是当年醉酒雕花的轻狂少年了,何况有些事,在府里做才能肆无忌惮。

长庚抓住他的手亲吻,并不正面回答,只目光灼灼地道:“义父曾说,我要星星也给我摘,对吗?”

“是,要星星不给月亮。”顾昀唇角勾起弧度,“可是今晚月明星稀,臣耳目不便,陛下这是真要臣架梯子上天去摘吗?”

“不敢劳动大帅,”长庚抿嘴,虚虚向上一指,“可是如此良月嘉夜,星星怎会不给面子呢?”

——只见成群的流萤随风而起,徐徐铺展在浩渺的暗蓝色夜空中,宛如满天繁星。

河边如织的行人俱是一愣,随后欢声震天,纷纷仰头驻足观赏。

长庚心满意足地依偎着顾昀,低声温柔道:“子熹,我不要星星月亮,只要你与我,共览这太平盛世,锦绣河山。”

“陛下可是要做昏君,置臣于妖妃之地?”顾昀玩笑道,“与我去游山玩水,还上不上朝啦?”

长庚皱眉,旋即舒展,依旧是满面春风:“大帅不必担心,朕自有打算。”

顾昀不解,长庚却已扭过头,惊喜道:“河灯!”

放河灯祈福,本是习俗了,只是今日天上一道“星河”,地上一条灯河,交相辉映,光华灿烂,也算旷世奇景。顾昀想着长庚童年坎坷,刚长成又饱经磨难,确实未曾有机会体验寻常百姓的佳节,不禁唏嘘。

长庚才不管这个,拽着顾昀的衣袖摇晃:“我们也放一个好不好?”

顾昀只当是在哄十年前的小狼崽子,兴味盎然地依顺他:“那写些什么字?”

何须问,话一出口,两人相视而笑。

“一生到老。”

“大将军,一言九鼎。”长庚郑重地看向顾昀。

“战无不胜。”顾昀浅笑提笔。

太始二年,皇帝下旨,定七夕为大休沐,前后共十天,节日当天由官府放河灯与萤火虫欢庆。

后人读史,皆为纳罕:传说这位君王性情古怪,不近女色,终身未开后宫,他大庆七夕干什么?

评论(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