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lver

七夕(寻临)

现代情人节实在太多了,每月14日都是,网络上的520也是,还要古人的七月初七来凑热闹,都不知道烦的吗?

不好意思,有情人终成眷属,相看两不厌,怎么庆祝都不嫌多,怎么作都不嫌烦。

“西临,今天是七夕。”徐西临一觉醒来,就感觉到某只大型犬科动物抱住自己在脸上不断地蹭,温热的呼吸包裹上来,迷迷糊糊间他只捕捉到一句完整的话。

他叹了口气,依然满心温柔,抵着窦寻的额头道:“豆馅儿。”

窦寻的眼神也不大清醒,热切与期待却已满溢出来,跃跃欲试地凑得更近,没完没了地亲他,亲得他……一时没腾出嘴来说话。

“嗯……唔……豆馅儿你让我说句话行不行?”徐西临无可奈何地咬在他舌尖,才算有时间调整呼吸。“都是有事业的成年人,过节也不能自我放纵不是?你听我说……”

窦寻默默披衣起身下床,退到离他好几步远的地方,一脸抗拒。

徐西临心里微苦,还是不得不把话说完:“前几天接的项目还没做完,今天是工作日,白天实在不能陪你,等我晚上回来再说,好不好?”

窦寻垂着头,极勉强地点了点,转身走开。

徐西临心一软,跳下床从背后抱住他,在脸颊上吧唧一口。

窦寻一声不吭,只侧过头。

徐西临会意,在另一边脸上也补上一下,才算把人哄高兴。

到了公司,宋连元已经坐在办公室里。两人确认过眼神,都是白天过不了节的人,心照不宣开始忙碌。

直到傍晚,徐西临和宋连元才被迫接受更加残酷的现实:晚上,可能也过不了节。

有沉不住气的员工已经开始长吁短叹,宋连元一巴掌击在实木桌子上:“干什么!就你有对象?”

话音未落,秘书走进会议室递过手机:“老板,家里的电话。”

宋连元底气不足地白了刚才那人一眼,示意徐西临主持,自己迫不及待地接过,匆匆闪到门外。

门的隔音效果一般——先是高岚清脆的嗓音:“老公七夕快乐!”再是悠悠软糯的童声:“老爸,你的前世情人也祝你七夕快乐!”接着就是电话那头笑闹成一团。

宋连元那张黑脸上此时尽是绷不住的幸福傻笑,威严全无,看得员工们个个忍俊不禁。

宋连元接完电话回来,表情明显柔和许多:“我们抓紧时间,争取让有对象的早点回去陪对象哈!”

底下气氛也缓和了些,坐在徐西临身旁的一个员工打趣道:“徐总发什么呆呢?有小娇妻在家等着吧?宋总的夫人千金我们都见过了,您家的现在可还没露面呢!今天会来接您回家吗?”

宋连元赶紧打圆场:“徐总家那位金贵着呢,金屋藏娇懂不懂,凭什么带给你们看?赶紧干活!”

徐西临不以为意地笑笑。

说曹操曹操就到。刚退出去的秘书此时尴尬地又进来了:“徐总,有人找你?”

“哪位?”

秘书跟宋连元和他的年月都不短了,只是一个劲地使眼色。徐西临和宋连元倒是秒懂了,员工中也不乏眼头亮的,顿时起了窃窃私语。

徐西临了然地走出会议室,下一秒就浑身松快地往窦寻怀里一倒:“开会真累啊。豆馅儿,我想死你了!”

窦寻嘴角抽动两下,把一瓶刚打开的冰红茶递到他嘴边,语气里带着几不可闻的委屈:“我等了你好久。”

徐西临心尖一颤,面子上仍是嬉皮笑脸,仰头灌了两口,温声道:“放心,你这不是等到我了吗?”

他心知事情应该处理得差不多了,熬了这一天,再赖一会儿宋连元也不会把他怎么样。不久果然有员工三三两两地出来,探头探脑朝这边看。

窦寻深吸口气,往后退了些,不防徐西临突然吻上来,唇齿交缠,熟悉的带着白霜的味道。

一片惊呼。窦寻略慌乱地推他,徐西临直起身大大方方地回应围观群众:“这就是我家金屋藏娇的那位,七夕过来接我啦!”

有乖巧的零零星星开始喊,最后索性成了大合唱:“徐总七夕快乐!”

下了班的宋连元不再掩饰欢喜,在一边冲着他们嘿嘿直笑。

窦寻鼻子一酸,更激烈地叼起他的唇瓣。

最后?最后当然是用事实证明了谁才是小娇妻。

评论(1)

热度(21)